人在福建·举重也能很残酷

Posted: 22/04/2008 in 生活无忧无虑
4月18日,Z59趟直达列车在我挤在动弹不得的上铺恶梦的19个小时后,安全将我抵达福州站。在车上,我幻想了多次第一次踏在家乡时的痛哭流涕,至少也应该感概万千,怎知一路上却因为听不懂福州话而觉得身处外国,根本没有“回家”的感觉,彼此的乡音也不对头,完全没有“少小离家老大回”的意境。花了两个小时坐车到泉州,一个向往已久的“偶戏”乡,但是我不是为了偶戏考察来的,而是为了2008男子举重锦标赛和奥运选手选拔赛观摩来的。
 
几天的时间都守在体育馆里,看着健壮的举重健儿们一个个上台接受着播报员“成功”或“失败”的残酷判决,我从来没有在任何体育场馆里观看过一出现场的运动比赛,而今为了举重比赛,我一连看了若干场,从完全不懂举重,到摸懂了一些门道(除了身边有个很专业的前举重手的亲临指点迷津外,比赛时总能有举重迷莫名其妙的跟我说一大堆关于比赛的话),从不认识任何一个举重运动员,到领教了咱国家队举重奥运金牌健儿们的“神力”表现,吴美锦、张国政、石智勇等名字深深烙印在我脑中。感谢这一次的“恶补”行动,让我对未来几个月的奥运导演组织工作有了一个较为全面的认识和激情。
 
这次的比赛让我有很深的感触,虽然每个选手在舞台上有六次表现的机会(抓举三次,挺举三次),但是很多运动健儿还是在舞台上砸锅了,奥运金牌也不例外。举重的残酷不在于跟别人竞争,而是自己能否了解自己、战胜自己、超越自己的全经过,去年你也许能够举上195公斤创造世界纪录,今年你也许挤爆了青筋连180公斤也没法将杠铃举起。运动员又要控制体重(每天都要称体重多次),又要注重饮食(训练员说每顿营养都要花上千元),又要长期训练,仿佛生命是为了举重而活。直到身体受伤了,老了,这些运动员就转为裁判员或教练,看着别人在台上风光,就像看到过去的自己。
 
举重跟演戏一样,登上了舞台有一分钟的时间,不管你愿不愿意,时间结束大幕就会落下,舞台生命就此结束。平时的锻炼仅仅为了舞台上的一分钟。这次看到当年的奥运金牌选手,举不起杠铃,狼狈的一屁股坐在地上,不但连名次都没有,最可怕的是善变的观众马上就为新的冠军追捧而上,过去的荣耀都只能成为记忆了。
 
选手中有16岁的,也有30多岁的,大家因为体重的相近而聚在同一个舞台上较量。体重成了唯一公平的标准。也许看过了举重比赛,急于减肥的爱美女士们才会知道,减肥和控制体重对举重的男人们来说是一件比什么都来得重要的事。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