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现在在干什么?——向北语同话剧社说再见

Posted: 30/05/2008 in 戏剧
5月27日,北语同话剧社的汇报专场演出《夏天的童话》终于徐徐落幕了。从20日拖了一个星期,我不知道学生们是什么样的心情,是觉得干嘛不快点结束,好早日投入学习的怀抱,应付期末考试;抑或是多一个星期就能多享受一个星期的排练生活。社长亚娜说也许要拖到下个学期,我却坚定地跟她说,一个星期内必须上演,有些东西是不能拖的,一拖就没了,我有这个经历。
 
演出在《桶中月》的拥抱场面下结束了,亚娜带领着这一群最后挺住、在战役中战胜的士兵们接受观众的掌声。我们像每个星期二的结束一样,围坐在一起,说一说彼此的感想。这一次,我没有哭,也许是上次哭得太多了。我的心里是兴奋的,这个学期,终于成功地将新生的依赖从我身上转到5个灵魂人物的身上,这些新导演们陪他们哭、陪他们笑、无数个白天夜晚紧张筹备着一个与他们各自专业无关的事情。我终于得以功成身退,我感激5个小导演,因为她们,因为她们的付出,三个学期的教学,就结束在一个“值”字里去了。
 
今天跟阳阳去剧场看戏,吃麦当劳的时候,我莫名其妙的问起了阳阳,你说北语的孩子现在在干什么?他们是不是也跟我一样,心里在想着别人在干什么?排练结束了,演出结束了,心里会不会落得空空的,暂时无法适应,还是早已拿起书本啃书应付考试去了?也许是我自作多情,但是我确实想知道他们在干什么……
 
该做的我都尽力了,从不吝惜。《夏天的童话》既是汇报也是最后一堂课。一堂应付演出的最后准备工作、演出前的放松、面对观众时的适应、工作人员如何在演出时临危不乱地完成任务等等。我用自己的方式,给孩子们提供一次成长路上学习责任、学习包容、学习妥协、学习坚持的机会,可惜仍有几个孩子最后没能跑到最后的终点线,但是我相信,经过了这一次,他们会明了得更多。
 
戏剧表演,不是舞台上娱乐观众的小丑行为。我曾经在戏剧里得到了快乐,认识了自己,在戏剧的庇护下学会看待世界,我希望孩子们也一样。比手画脚说台词的表演,不是我选择戏剧艺术的终极目标。
 
末了,孩子,我们都要快乐。那个永远不会忘记的“星期二的约定”、“用身体来擦干净的160”、“非理性动作练习的癫痫”、“最色情的一次天性解放”、“庄严的面试日”、“方法派的放松练习,长呼吸,短呼吸”、还有还有……
 
Advertisements
评论
  1. Koenig说道:

    老师,您是不是开始想我们了?

  2. 童话说道:

    同话吧,海报上的~~~~

  3. 说道:

    老师,您现在在做什么?

  4. 说道:

    老师我想你啦
     

  5. 说道:

    再一次 老师我想你了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