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the ‘挑战无处不在’ Category

深夜里整个世界都该睡了
我怎么还清醒着
原来那个过去又回来了
有些人只能存放在记忆的
一抱紧就有拉扯
像那时的我们
那累累的伤痕
我希望你好好的 圆满的 爱个人
我才能放心的 远远的 微笑着
那曾经不能原谅的错
你是不是都已经跨过
我希望你好好的 自在的 爱个人
我才能不想了 不痛了 脱了困
为什么命运选择我们
而我们什么也不能选择

某一天在你手上的感情线
我会变成一个点
或完全的不见
我没怨怼

问我为什么搞戏剧
答案首先是快乐
然后就是 人
 
从7岁开始学习佛学
从10岁那年参加了救伤队
我就开始了这一趟寻人之旅
找别人 也找自己
 
jackie问我 何谓人生
我说 找到活着的意义 然后开始回馈
 
一直希望别人能够好好的
渐渐忘了自己更应该好好的
 
在挑战的组里
成都的选手较弱 杭州的选手较强
我明里帮着杭州 暗里帮着成都
在比赛的舞台 谁赢谁输 都是自个的肉
杭州赢了 我笑了 因为我为他们骄傲
成都赢了 我哭了 因为那是多么不容易
选手说我疯了 谁出场都不停的拍掌
因为他们不知道 这里的每一个人都有我过去的影子
这里的每一个人都是我的骄傲。。。。。。
 
成都问我 为什么要帮我们
我说 因为没有人是应该来输的
每个人都有公平的胜利权利
 
杭州问我 为什么要帮我们
我说 因为这个舞台是属于你们的
应该赢的人如果输了 是何等的不值得
 
当然 还有其他赛区的
我都希望他们能够好好的。。。。。。
 
Advertisements
又踏进了这一个熟悉的地方
不一样的是身份不同了
 
一年前的今天 我是一名选手
今天 我成了选手的培训老师
 
各个赛区的选手努力地备稿
仿佛看见当初挑灯夜写的自己
 
他们从开始的高傲 被打击 沮丧 颓废 崩溃
到后来的重拾信心 蜕变 成长 绽放异彩
这是一条走过的路 如今看到当初的自己
 
这是一场马拉松竞赛
谁能够跑到最后呢?
 
李思思 顾斌 这些当初的擂主
又重回到这舞台了 他们又是否能超越过去的自己
 
培训营的好山好水 好吃好住
却让我图增了几丝白头发
我对编辑老师说 我自己比赛时都没有长白头发
导演说 那是因为你现在是四十人的脑
 
如果好马不吃回头草
那我是一匹坏马了。。。
新一期的挑战录完了
选手们一起吃散伙饭
耳际传来的是各式各项的猜酒拳
大家兴高采烈的吃着涮牛肉
 
毛毛突然大喝了一声:
俏然哭了 你们还有良心么?
然后 导演组的人急速的消失在选手眼中
留下了一张张的茫然与无辜
 
我仍然吃着我的涮羊肉
我明白导演心理的感受
但是这样的对待选手们
我认为不是一个导演在此刻应该做的事
 
这期选手没有错
所以导演生气的理由不能成立
因为打从王若麟 李思思守擂开始
擂主就注定是孤独的
这是游戏的规则
每个选手都应该知道
 
这期产生了两个擂主是大家预料不到的
可是除了接受和祝福
难道要在成绩揭晓前在票数上做调整吗?
比赛很公平
所以大家很不开心
因为节目可能不太精彩
因为收视率可能会下降。。。
 
选手是无辜的
可是散伙饭却为他们画上了破裂的句号
导演的尘烟而去 让这些孩子心中除了难受难堪
还有什么?
 
挑战舞台留下了一抹干净。。。
孩子心中留下了一抹阴影。。。
 
耳际还依稀听见孩子的猜拳声。。。丁当贼。。芝麻芝麻走。。。
 
 

牺牲者。。。

Posted: 05/09/2005 in 挑战无处不在
我有一点难过。。。
 
自从我从擂台下来以后
挑战仍在火热的继续着
很多新选手说我让他们重获希望
于是纷纷都跳进挑战的火炕里头
 
导演组从开始对我的否定
到最后认为我开创了先河
原来无厘头式的表演方式
也能够自成一派叱咤擂台
 
于是 可怕的事情发生了。。。
 
新一批的选手都被引导去“大马”派
说话语无伦次
专搞文字游戏
才艺又唱又跳
中文混杂英文
动作夸张搞笑
 
结果 一只只的四不象“当当当”地出厂了
 
我一直劝他们必须在舞台上做回自己
展现自己最擅长的而不去是模仿别人
适合大马表现的东西不一定就适合你
 
我难过了。。。在录制以后
因为我觉得我毁了他们
很多选手在台下 在培训之前真的很不错
不知道为什么 上了舞台就变了另一个人
看得我惨不忍睹 看得我愤怒
看得我愤然离去 看得我呕吐
 
其中有一期的第一番
因为选手的稿全都毙了
在情急之下我当了枪手
三个稿子都是我写的
导演问我
自己打自己的感觉如何?
我没有回答
因为我已经气死了。。。
(如果你稍微注意 不难发现我的手笔)
 
不要质疑挑战台上选手们的实力
因为有太多的外在因素影响他们
挑战主持人的挑战不仅在舞台上
从进组的第一天开始 挑战已经开始了。。。
 
一气之下 我决定不要进组了
否则在欺骗观众之余
我过不了良心的谴责
 
面队这些牺牲者
我有一点难过。。。。。。
 

>

走着 一路沿着海
你不在 我是否就该停下来
漆黑夜里没有你
不知道应该怎么捱 怎么能捱
 
想着 想着你会来
会来着属于你我的大海
我心如浪在澎湃
路的尽头是潮去 还是潮来
 
我想我早已被淹没在你的海
我怎么挣扎也挣扎不出来
可是你从来不曾发现
发现我的存在
 
我想我早已被淹没在你的海
也许我会永远被沙深深地埋
就让我在海里
一生的等待
 
挑战给了我很多的第一次:
 
第一次进中国中央电视台
第一次参加中国电视节目
第一次在电视机旁看自己
第一次穿上马来传统服装
第一次台上挥着两国国旗
第一次能在网上建了贴吧
第一次被大群体肆意抨击
第一次得到这么多人关心。。。。。。
 
也第一次在台上发表了这首创作歌曲
所以这歌现在不再属于我个人了
是属于喜欢挑战的每一个人
 
我一直不喜欢遗憾
卸下擂主不是我的遗憾
若继续执意地留在台上
只会图添多少挑战者的遗憾
 
我没有离开
还在我的小小空间里攒动
还在163里守候你的莅临
还在理想的城墙上
迎接必须面对的惊涛骇浪 狂风暴雨
 
静谧的  平淡的
听着海浪汹涌的不羁
看着浪花溅起的灿烂
闻着海风扑鼻的咸香
感受生命自由的释放
 

无能为力

Posted: 11/08/2005 in 挑战无处不在
醒了我却还是闭着眼睛
只有这样才能留住梦境
还看见我最爱的眼睛
还有你偷偷亲吻我的情景
醒了我都不会挣开眼睛
是怕泪水慢慢吞噬心情
原以为我们有了约定
就能够听见朋友祝福的声音
还来不及和你
和你在一起
数着天空里坠落的星星
你已经离我而去
爱没有继续
原来我根本不是你的唯一
我紧闭双眼摒住呼吸
根本就不敢在夜里想你
谁知道在白天遇见了你
看见你新的唯一靠在你怀里
我留给眼泪不能呼吸
我无法面对最后这个结局
曾经我们有过无数话题
爱到最后我们对爱竟会无能为力

月亮圆

Posted: 06/08/2005 in 挑战无处不在
月亮圆 月亮圆
月亮照在我的家
没有春夏秋冬的家
流传千年
 
现在的孩子不相信 月亮有小白兔
功课与电脑 使他们不再听古老的神话
当高楼大厦 遮挡了古老的月亮
就趁这个季节
让你的孩子知道
古老的神话  源自何方
 
月亮圆 月亮圆
月亮照在我的家
没有春夏秋冬的家
流传千年
 
在挑战的舞台上
我一直都觉得自己是客人
当马冬隆重地宣布:
欢迎我们的擂主 来自马来西亚的XXX时
我心里清楚的知道
我仅仅只是一个在这里暂住的客人
 
可是我更认为我是个刚雇用的管家
在这里把一切都打理好
等待主人的到来 然后将钥匙交给他…
 
朋友曾经调侃说
你再不下来 挑战主持人 就变成 挑战外国人了
 
我一直很害怕 也是我不想发生的
这场游戏是个人对个人的竞赛
为什么要牵扯两个国家呢
 
和魏巍的这场比赛
选手上场前 导演对他们说
你们可得争气一点 为中国人争光
虽然是嬉言 却也刺痛了我
 
我相信
我的国籍让我当上了擂主
我的国籍让我卸下了擂主
 
擂主争霸的环节进行时 
也不知道为什么
突然不想进行下去了…于是我开始东张西望
 
我第一次能够仔细地看着每一张脸
观众 工作人员 马冬 嘉宾…
还有我身边还在想着…马斌…的挑战者
时间仿佛已经停止
所有 人的焦点都在挑战者身上 
我是抽离的
即时享受着此时此刻的当下
我开始想起 我当选手时候的样子…还有面对王若麟时的恐惧
突然决定在30秒时唱莫文蔚的<爱情>
可是忘了台词…怎么办???赶紧想…
 
很多人骂我疯了
不好好利用30秒的机会拉票
在台上胡说八道 浪费最珍贵的机会
我认为
比赛已经结束 胜负观众心里知晓
不需要做无谓的动作
我难得有30秒对着镜头说话的机会 这是属于我的
 
我想说出我的感激 可是我不想说:谢谢你
我想喊出我的思念 可是我不想说:我爱你
于是我选择献上我的祝福来回馈朋友对我的付出 
我相信 你们能听懂我想说的
 
若麟曾经说过
为了爱我的每一个人 所以我宁愿战死在舞台上 哪怕只剩最后一口气
可是我认为
为了爱我的每一个人 我不能死
所以我必须坚强快乐地活下去 笑看明天
 
每一个选手都非常努力是真的
每一个选手不想当擂主是假的
我得到了 所以希望我的朋友也能拥有
 
魏巍还在想…马斌…该如何断名造句……马冬还不放过他
 
在正在进行比赛的舞台上
我竟然还可以想那么多的事…
神经病~